推动智能制造、撬动产业变革 深圳将如何发展新基建?

圳在回答

在万物互联的智能时代,第五代移动通信(5G)因其极高速率、极大容量、极低时延等优异性能被视为信息技术领城自主创新的战略支点,以5G技术为压舱石的新基建产业,则对“引爆”以数字经济、纳米技术和新能源为代表的新一代技术革命浪潮有着不可或缺的基础性作用(www.49944.cn)。

作为全国范围内首批5G试点城市,在8月17日的“5G智慧之城发布会”上,深圳市长陈如桂宣布,深圳成为中国首个5G独立组网全覆盖的城市。在场景应用方面,深圳也已经在交通、警务、城管、水务、医疗、教育、旅游等10个政务领域,以及超高清视频、智能网联汽车、联网无人机、工业互联网等10个垂直行业领域,确定一批5G应用示范项目。据悉,深圳下一步将重点放在5G技术,在基础材料与核心零部件方面率先实现突破,形成5G产业全链条发展,深化“5G+AI+8K”、工业互联网、车联网、智慧港口等行业融合应用,推动广东省未来通信高端器件制造业创新中心升级成为国家级,并将深圳打造成5G全球标杆城市。

从工业革命的历史来看,每一轮技术革命浪潮都是由多部门的协同性爆发而掀起,并非个别技术和产品的单点突破。可以说,发展以5G技术为压舱石的新基建是顺应技术发展趋势而为,更重要的是,新基建对于推动智能制造、加快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则有着深远的意义。5G基站大规模铺设的另一面,深圳正面临着空间有限、企业扩张式外迁等发展压力。在房价因素、贸易摩擦、新冠疫情给这座城市带来各种挑战的同时,加快5G新基建的建设步伐,也被外界视为撬动深圳经济发展和相关产业变革的新支点。

进展

“深圳很好地把握了5G技术发展新路径”

2020年4月20日,国家发改委明确将“新基建”的范围界定为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三个方面。其中信息基础设施包括以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以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基础设施和以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等。

可以说,走在创新浪潮尖端的深圳在新基建领域早有积淀。鹏城实验室网络通信中心副主任汪漪向记者介绍,在5G的核心技术研发上,目前国内不少企业,如深圳的华为、中兴都有所布局和掌握。工业富联董事长李军旗近期受邀做客南都的直播间时也表示,从企业的角度来看,任何一个领域的核心技术都亟需夯实,新基建也不例外,而在过去几年工业富联投入了很多在这一方面,如5G的核心技术、人工智能的核心算法等。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表示,5G作为支持社会经济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转型的新型基础设施中的关键技术之一,近年来在深圳、乃至整个广东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深圳很好地把握了5G技术发展新路径,成为拥有位居全球前列的智能化信息基础建设资源的城市之一。”

挑战

“整个应用生态仍然有待构建”

新基建开启了智能社会、数字经济的新时代,新技术又该如何带动市场需求和应用驱动?进而产生新的业态?

在汪漪看来,4G时代改变了大家的生活习惯和办事方式,让大众从PC端迁移到移动端,网速的攀升带动起碎片化支付的风潮,而目前来看,5G的商用化进程则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消费领域也有待拳头应用的出现。

“在4G时代微信得到了大力发展,目前市场上也有很多手机品牌开始支持5G,但是5G的商业模式还不明晰、拳头应用也尚未出现,换言之,尽管5G的手机用户也多了不少,但是他们在更换手机时‘5G’没有成为驱动他们消费的购买亮点,只是恰巧手机技术进行了迭代,都开始支持5G网络,”汪漪认为,更多时候5G被寄望应用于产业互联网等垂直领域,如工业制造等。

李军旗表示,“我们铺设了这么多5G的基站,如果仅仅用来打电话,所产生的价值是很有限的。5G的高速信息化公路上所产生的新业态,如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则会涌现更大的社会价值。”他认为,在新基建的基础上,工业互联网的应用价值在于把产品的制造过程(供给侧)和未来卖到哪里(需求侧)进行互联互通,减少甚至消减时差、地域的区别,这类新的产业生态,才会产生无穷的价值。

然而,相较于消费领域里较为统一的需求、较低的后续服务成本,汪漪也指出,5G技术应用在垂直领域时,运营商和设备商需要结合企业情况进行定制,在这一情形下,服务量的提升对于大规模的推广和应用来说则产生了难度。与此同时,汪漪表示,企业的生产数据都是其核心竞争力,不少企业希望把数据放在企业内部的私有云进行管理,而不是公有云上,“5G网络一般由运营商投入管理,这种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就会造成和企业意愿相悖的情形,从数据安全的角度来讲,也是企业排斥的一件事。”

“目前政府也在积极引导,建立典型的示范应用,将5G技术落实到各个行业当中,比如今年广东省科技厅有不少重点项目围绕5G开展,包括5G跟核电结合,5G跟港口结合,5G跟医疗结合等等,这个做法是很好的,”汪漪告诉记者,政府目前通过树立典型应用进行产业的前期引导。

“自今年3月起,疫情后复工复产,深圳在3个月内的时间里建了2万多个5G基站,8月底5G基站将达4.5万个,这么大规模的投入,也希望后期能产生一个可观的实际社会产出。但目前而言,整个应用生态仍然有待构建。”

前瞻

“突破核心技术,夯实新业态的‘地基’”

值得注意的是,新基建对于推动智能制造、加快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有着更加重要的意义。加快5G新基建的建设步伐,也被外界视为撬动深圳经济发展和相关产业变革的新支点。

林江认为,5G是发展新基建,实现数字化转型的基础,深圳乃至广东加快5G建设步伐,对于深圳乃至整个大湾区的产业和经济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将有助于提升粤港澳大湾区的社会效率,促进湾区产业转型和升级,并大力拉动内需市场消费。

除了扩大内需,在汪漪看来,拉动新基建相关产业链的发展,加大新基建的投入,也相当于给予科技类企业更多的支持,让企业有更多的精力和经费投入研发,促进科技水平的正向循环。

对于夯实新基建,技术创新始终是驱动新基建发展的持续动力。在李军旗看来,在实现自主核心技术的基础上,新基建铺下去了,在市场需求和应用驱动下,才能产生新的业态,涌现更大的社会价值。

他也指出,从国际层面上来观察,我国在某些新基建的领域,如5G,或者在应用场景、客户驱动方面具有领先性,但在基础研究方面仍有不小差距。

汪漪提到,就5G技术而言,我国在5G设备、基站这块领域因为拥有华为、中兴通讯等龙头企业,所以处于较为领先的位置,但是从信息行业来说,尤其是网络设备里的交换芯片、路由器、测试仪器等,大部分的技术仍掌握在国外的品牌商家手中。

“深圳的华为、中兴通讯等企业在5G领域的杰出成就,改变了3G、4G时代欧美企业领跑的格局,但要注意的是相关技术发展距离国际水平仍然存在着差距,”林江表示。

在新基建的技术之下,传统产业可能随着新基建产生新的业态,而新的业态会产生新的经济价值。在充分利用5G、AI、区块链技术优势,借助新基建契机,增强制造业产业链韧性的同时,李军旗认为,从制造日常的口罩,到从事半导体、芯片研发,考验的都是基础研究以及核心技术,“我们的生产需要使用自动化的设备,而实现自动化、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则需要系列软件、传感器、控制系统等,以上所述的基础都在于核心技术的研发和获取。只有突破核心技术,才能夯实新业态的‘地基’。”

系列报道统筹:

南都记者 傅静怡

采写:南都记者 黄玮

主营产品:机械设备,配电柜生产商设备,消防箱设备,电器柜骨架立柱生产线,重型仓储货架立柱生产线,超市货架层板成型生产线,轻仓货架立柱生产线,脚手架钢跳板加工生产线